易发游戏网站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顾景舟石瓢带热陶刻艺术市场

  今年北京东正春拍,顾景舟作于1948年的“大石瓢”紫砂壶以2450万元落槌,最终成交价达到2817.5万元,创下顾景舟单把紫砂壶最高纪录。关注紫砂拍卖行情的藏家或还记得,2010年5月16日,同样由已故紫砂大师顾景舟所作的一把石瓢壶,在中国嘉德以1232万元被拍出,创下当时宜兴紫砂器拍卖单价的历史之最。

  事实上,这两把壶都出自1948年顾景舟与沪上画家戴相明、江寒汀、唐云、吴湖帆共同合作的作品。动辄千万元以上的天价成交纪录,则一再印证陶刻与紫砂壶在艺术上的完美共振,是引发资本狂热追捧的关键。

  上世纪40年代末期,紫砂大师顾景舟经铁画轩主人戴相明介绍,认识了江寒汀、唐云、吴湖帆、王仁辅、来楚生等几位著名书画篆刻家,多次深度接触后,这几位书画家对顾先生的创作思想与艺术格调提供了许多不同视野的养分。

  根据史载,1948年顾景舟精心制作了五把石瓢壶,由吴湖帆题诗句,分别由吴湖帆、江寒汀等画竹、梅图案,烧成后,除自己收藏一把外,其他四把均慨赠吴湖帆、戴相明、江寒汀、唐云4人。这五把壶陶、书、画、刻珠联璧合,被业界称为是文人气息浓郁的杰作。2010年春拍,第一次把景舟壶推上紫砂艺术历史拍卖 巅峰的那把“相明石瓢壶”,便是出自这五把壶当中的一把。五年后,另一把“大石瓢”以翻倍的成交价格再次见证了资本市场上的“顾景舟热”。据了解,该把壶 壶身为顾景舟制作,吴湖帆用笔以行楷在壶坯题铭“为君倾一杯,狂歌竹枝曲。相明先生,吴倩并题”,另绘有形态生动的竹枝,由顾景舟以双刀技法镌刻。底印是 王仁辅刻的“戴相明”三字方章,盖印是任书博刻的“顾景舟”款。

  近两年,其实是整个艺术品市场深刻调整的寒冬期,许多名家字画在拍卖市场均遭遇价格跳水的尴尬,“景舟石瓢”为何能在精品如林的艺术市场上独领风骚?在广州艺术国际博览会艺术总监彭文斌看来,这是紫砂艺术与书画艺术在同一把壶上完美演绎的必然结果。

  紫砂陶刻艺术,一直被业界视为紫砂壶艺的姐妹艺术。从清代的“曼生壶”到现代的“景舟石瓢”,紫砂陶刻艺术已经发展了近两个世纪,在陈曼生、陈少亭、任淦庭 等陶刻家和其他一大批隐居幕后为陶艺家捉刀“刻字先生”的努力下,紫砂陶刻在现代已成为紫砂陶中应用最广泛的装饰方法。

  “陶刻既是物质产品,也是精神产品,它与诗、书、画等相互交融,具有浓厚的文化味和书卷气,满足了人们的审美情趣和鉴赏需求。”青年书法家、广东省书法评论家 协会副秘书长王祥认为,陶刻与陶艺在同一载体上的共融共生、相得益彰,是前者受到藏家不断重视、最终自成体系的主要原因。

  根据中国宜兴陶瓷博物馆原副馆长、知名学者王涛的研究,与青铜器、钟鼎、石刻、木雕、牙雕、漆器、玻璃料器等艺术门类相比,中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的镌刻是陶器。陶文字的产生,虽然比甲骨文还早一千多年,但是,紫砂陶的陶刻成为一门独特的陶饰手法获得广泛认同,却是在宋代以后。

  “因为到了明代中期,现代概念的紫砂壶制作才开始进入真正的极盛时期,当时名手辈出,在壶上镌刻的匠师也相继问世。如学界公认的紫砂壶鼻祖,就在壶上镌刻落款。再如制壶名 师时大彬,后期制作的紫砂壶既有座右铭式的诗文和格言出现,也有自己镌刻的金石作品。”王涛指出,清末发展到制壶店商专业聘请当地文人兼职陶刻,由于良好 的书画金石功底,他们笔法技艺堪称一绝,风格纷呈,讲究布局,雅俗共赏。如宜兴知名书法家邵云如,他经营陶业,使宜兴紫砂陶刻形成有“刻字先生”一说的专业社会职业,在行业中的地位也较高。商业行为和一定的经济手段,也影响了紫砂陶刻的需求不断扩大,除名人名壶之外,大宗产品也时兴刻字、刻画。

  陶刻(或瓷刻)的工艺属性不同于其他雕刻工艺,是在陶瓷坯体未烧成前而为减法的手工装饰工艺,用刀和刀法与金石篆刻等在不同固体上的雕刻完全不同。王涛指出,坯体似坚却脆,笔触连接缓在前,笔锋修饰而成。一般从事印章、牙雕、石雕、玉雕、金属雕刻的专业人士,虽有基础,转刻陶刻有一个转换和适应的过程。

  当代陶艺家沈汉生则指出,自清代的陈曼生开始,越来越多的文人书画名流直接参与到了陶刻艺术创作当中,使陶刻艺术得到了迅速的发展,陶刻艺术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真正形成了陶刻艺术自身完整的体系和特有的艺术形式。

  陶刻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体系,到底是属于艺术,还是属于艺术衍生品?在业界却一直有着不少的争议。

  在当代书坛,北京大学书法研究所所长王岳川教授一直把陶刻当成一门独立的艺术来看待。前不久,他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个展,还专门与青年书法家陈显伦联手制作了 一批紫砂陶刻书法艺术作品,让陶刻艺术与宣纸艺术同台竞秀。在他看来,书法紫砂是以宜兴特有的紫砂陶作为载体的书法艺术,明清以来深得文人雅士喜爱,为当 代名家发扬光大。紫砂陶浴高温氧化火而成其清润古雅、温文大方的质感,以此作书有别于木雕、石刻等其他任何书法刻绘艺术,虽为紫砂陶艺的最后一道工艺,却 是文化含量最高的部分。在凹凸不平、器型复杂的陶坯上走刀,演绎变化无穷、时而端庄古朴,时而高贵典雅,时而灵动秀逸,时而峥嵘险峻的传统书法艺术,欲臻行云流水、气韵不凡的境界殊为难得。故在陶刻中彰显书法的魅力,在书法中衬托陶刻的韵味,是每个书法陶刻家的艺术梦想。

  不过,在王祥看来,陶刻书法是一种艺术衍生品,它与宣纸上的书法艺术品有着很大的不同,前者属于陶器的一种主要装饰技法。

  不可否认的是,为了把这种装饰的艺术效果在壶上发挥到最佳,明清以来,紫砂界一直有专业的队伍来从事陶刻这项工作。王涛的研究便指出,自做壶自刻的匠人不 多,刻字大师都请人代笔“捉刀”,所以代人书写以“捉刀”一词流传甚广。壶体上刻法也多种多样,有阴刻、阳刻、浮刻、深刻,刀法有单刀、双刀、顺刀、侧 刀、逆刀等,还有叫清刻、色刻、湿刻、干刻、沙地刻,再后来出现的花货壶上刻的花纹和图案,使陶上刻字有了新的技术含量,一般工艺要领也逐渐形成经验式的 技法和操作方法,专业从事紫砂陶刻的队伍也迅速扩大,名人辈出,后继有人。

  “事实上,对于陶刻到底应该归类为艺术还是艺术衍生品, 不能一概而论。”收藏家高鹏飞告诉南方日报记者,譬如陶刻书法,他更倾向于把它看成是一种硬笔书法,虽然载体不同,但本质却是一样的。如果是名家专为收藏 家亲手制作的作品,当然应该属于一种艺术品。反之,如果请人“捉刀”把自己的书法呈现在壶上,就应该认为是一种艺术衍生品。

  在高鹏飞看来,收藏家最看重的其实还是作品的唯一性。“景舟石瓢”的天价成交,不仅因为它们是名家之作,更重要的是,每一把都是独一无二的。

  陶刻艺人中,比较出名的有陈少亭、任淦庭等。任淦庭先生作品,笔力遒劲,刀锋灵秀,正草隶篆,各具风格,自成章法。由于他的紫砂雕刻独树一帜,影响较大,成 为紫砂陶刻的一代宗师。他的“桃李”成才者不少,著名的有徐秀棠、毛国强、沈汉生等。现在在紫砂陶刻上颇有影响的还有谭泉海、鲍志强等。

  陶 刻作品具有很高的艺术与收藏价值。尤其是陶刻书法,是中国综合传统书法艺术的高境界表现手法,三个重要因素决定了它的艺术价值:其一要具备深厚的书法笔法 功底;其二要具备老练的篆刻刀法功力;其三要具备高超的陶器制作工艺。三者巧妙地融合与相互映衬,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相生”的艺术真谛。

  陶 刻书法的艺术价值除了陶制品(如紫砂壶)本身的制作工艺水准:关键取决于作者的书法造诣。作者书法水准高,那么这件陶刻作品成功了一大半。现在市面上所见 陶刻文字作品大多由不擅书法甚至完全不懂书法的工匠完成,其书写的“匠俗气”可能使得原本做工精致的紫砂陶档次下降不少,甚至有“画蛇添足”之嫌。因此这 类陶刻作品充其量也就是普通的工艺品,而不是一件高尚的艺术品。


易发游戏网站